王裕清:教授,博士生導師;河南省教育評估中心業務主任,河南省民辦教育協會副會長。歷任焦作礦業學院機電系教師、教務處副處長,焦作工學院招生辦主任、高等職業學院院長,河南理工大學副校長等職務。
  5月17日上午,河南省教育評估中心成立大會暨揭牌儀式在華北水利水電大學舉行。這是河南第一家第三方教育評價機構。將承擔原屬於教育行政部門的評估、評審、評定工作。作為一家民辦非營利機構,承擔公務,是否涉嫌壟斷?誰來評估“評估中心”?5月22日,圍繞這些公眾關心的問題,東方今報記者專訪其負責人。□東方今報記者 奚春山/文沈翔/圖
  【改革】民辦機構承擔教育“公務”東方今報:河南省教育評估中心由河南省民政廳批准設立,為什麼要由省教育廳主管?它究竟是民間中介組織還是教育廳下屬單位呢?王裕清:河南省教育評估中心是非營利性的民辦非企業單位,不是河南省教育廳的下屬單位。今年1月,由河南省民政廳批准設立,當時民政廳還要求其必須有主管單位。因為這個機構符合教育改革的大方向,所以河南省教育廳作為主管單位。教育評估中心是人、財、物獨立的法人,河南省教育廳既不用給這個機構撥款,也沒有人在機構任職。評估中心的職責是接受相關委托,承擔各級、各類教育評估、研究和咨詢服務職能,在政府、學校、社會之間發揮橋梁和紐帶作用。東方今報:據悉,省教育廳給了教育評估中心很大支持,5月17日掛牌這天,廳里主要領導還出席並講了話,表示評估中心要承擔教育廳的“公務”,我們該怎樣解讀這種支持的力度?王裕清:評估中心屬於改革發展中的新事物,當天的確有教育廳領導到場致辭。領導們的這種支持,是對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的貫徹和新事物的支持。一個學校辦得好壞,不是靠上級組織的評估評出來的。世界上最好的大學,它是靠社會上的影響,由社會評估的。比如就業的狀況、對社會的貢獻,等等,這些是最真實的評估。2014年起,原則上教育評估評價評審等具體事項,教育行政部門不再直接組織,是轉由評估中心承擔。【爭議】“第一”會不會成唯一東方今報:這些公務涵蓋哪些內容?是否河南省教育廳所有的評估任務都由評估中心負責?王裕清:這些公務涵蓋高等教育、職業教育、基礎教育評估等各個方面。當前,已經承接了兩項公務,一是全省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縣評估驗收工作。二是中外合作辦學機構綜合評估工作。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指出,要“深入推進管、辦、評分離”。為貫徹落實,教育部提出推進現代化教育管理體制建設,構建“政府管教育、學校辦教育、社會評教育”的新格局,要發揮社會評估組織即第三方教育評價機構的作用。河南教育評估評價評審的具體業務、全省6.12萬所各級各類學校的評估業務,今後都要逐步交給市場化、專業性的中介機構。東方今報:有教育界業內人士擔心,河南省教育評估中心的“第一”會不會成為唯一,形成壟斷?誰來評估教育評估中心?教育第三方評估市場,是否也會引入自由競爭機制?王裕清:教育評估市場的大門是敞開的,通俗點說,任何有志於教育的人士,都可以創辦第三方的評估中心。教育評估行業沒有行政門檻,沒有唯一,不涉及壟斷。河南省教育評估中心的這個“第一”,是 “先下手為強”的市場產物。我們目前建立了一支高水準的專家隊伍。其他人士想要做這些業務,就要建立不遜色於河南省教育評估中心的專家隊伍,如果沒有覆蓋全省的權威專家隊伍,評估的質量無法保證,政府或其他教育機構,也不敢把評估業務交給你,而教育評估中心,也會由市場和公眾來進行評估。東方今報:專家委員會成員都有哪些,依據什麼標準吸收成員,如何獲取報酬呢?王裕清:河南省高等教育、職業教育、基礎教育領域的178人受聘成為專家庫首批專家。還有外省的40多名專家,也成為我們的專家。這是保證測評質量的關鍵所在。他們平時沒有工資等報酬,參加測評時,根據自己的學術水平拿評審費。【趨勢】“逼出教育改革新氣象”東方今報:想要不被淘汰,就要確保評估質量,教育評估中心如何確保自己的評估質量呢?王裕清:保證評估質量,一是有一支高水平的專家隊伍,我們的專家,由特級教師、教授、企業高工組成。二是要加強制度建設,這是避免被公關的有效手段。制度建設包括,不接受單個學校委托的學術質量評估。涉及學校教學質量的行業評估,由教育行政主管部門來委托。參加評估的專家又是隨機抽取的,評估報告還要向公眾公佈,接受社會大眾監督。杜絕公關、吃請等不良現象。東方今報:委托評估的費用標準如何制定,是誰委托誰付費還是評估誰誰付費?王裕清:誰委托誰付費,教育主管部門委托評估的費用,目前是按教育部制定標準執行。被評估對象,不用出一分錢。專家們去被評估對象處進行調研時,吃住行,由評估中心安排,被評估對象也不用花一分錢。東方今報:政府委托評估的業務,能養活現有的人員嗎?作為民辦非營利機構,評估只能接受政府購買的服務嗎?王裕清:只接受政府委托評估的業務,只能顧住成本。評估中心,也可以接受公辦、私立教育機構的咨詢義務。畢竟我們有強大的專家庫,這方面的收費是按市場價格走的。關於這方面,也制定了嚴格的制度,只能接受教育機構提高教學質量的咨詢和服務。接受政府委托的專家,不能同時又擔任某教育機構的顧問,杜絕可能有的利益關聯。今年我們只接受政府委托評估的業務,因為今年是河南省教育評估中心的制度建設年,“打鐵還要自身硬”,先要構建自身的公信力,贏得公眾信賴。東方今報:能否簡單介紹一下世界各國的教育評價工作是如何開展的?王裕清:實施第三方評價是公眾參與教育管理的重要途徑,也是國際教育評價工作的通行慣例。不僅是歐美等教育強國,甚至包括印度、泰國在內的全世界多數國家,都建立了第三方教育評價機構。這些機構都是民營機構,靠自己的學術水平和公信力生存。和已經建立了第三方教育評價機構的國家相比,中國內地的教育,存在著教育行政主管部門的權力沒有放到位。我的想法是先行一步,建立起與國際接軌的教育評價機構,這樣能倒逼出政府放權、學校自主辦學的教育改革新氣象。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第三方評估 能否逼出教育新氣象)
創作者介紹

901

kqdbk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