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過幾番限牌傳聞和政府相關部門闢謠的“拉鋸戰”之後,26日,杭州成為繼北京、上海、廣州、天津之後,又一個實施汽車限牌限購的城市。可就是這個“空降式”的限牌決定,讓這座城市一夜瘋狂。
  “剛纔我買了什麼車
  “剛纔我買了什麼車?”25日22時30分,在杭州申華4S店,一位購車者簽完合同後轉身問同來的朋友。
  25日19時,杭州市政府向公眾發佈,自3月26日零時起,杭州將正式實施無償搖號與有償競價相結合的限牌措施。從消息發佈到政策實施,僅僅間隔5個小時。當日杭州全城4S店掀起“搶購潮”。
  在汽車銷售4S店較為集中的紹興路上,當晚所有4S店全部營業至十二點。奧迪、寶馬、大眾、別克等多家4S店里,幾乎都有五六百名顧客,銷售人員忙得不亦樂乎。申華大眾4S店門口,工作人員在發排隊券,此時發出的是586號,“您付款時按這個號碼排隊。還有兩個小時截止,有看中的車趕緊下單!”工作人員一邊派券一邊提醒顧客。
  兩百多平方米的空間被分割為咨詢區、休息區、付款區、開單區,咨詢區內銷售顧問一個人負責十幾位客戶。
  也有些購車人悻悻而歸。“平均每輛車比之前貴兩萬元以上呢!”而且,車要從上海倉庫調貨,一個月之內提車。
  接近24時,教工路附近的雷克薩斯和奔馳的4S店仍有幾撥顧客在付款開發票。奔馳4S店銷售人員沈先生說,當日的銷售額保守估計會是平日的四到五倍。
  根據“限牌”規定,自2014年3月26日零時起至2014年4月25日24時止,該市暫停辦理小客車的註冊、轉移及轉入本市的變更登記。據瞭解,從25日早上8時開始,杭州汽車城旁車管所內的工作人員持續工作超過14小時。
  “不保證信息沒有泄露”
  自2013年下半年開始,有關於杭州限牌的傳言就一度成為民眾飯後茶餘的談資,輿論深陷謠言和闢謠的怪圈。面對媒體及民眾的頻頻追問,杭州市治堵辦、交警等部門始終三緘其口。
  此前網絡還驚現一份所謂限牌發佈會“新聞通稿”,明確標註了“3月26日零時”為限牌時間,並附有相關詳細措施,與後來新聞發佈會上通報內容完全吻合。
  據瞭解,近日不少4S店已提前演練瞭如何在零時前售車開票的應對方式。一名汽車4S店的經理表示,儘管謠言多如牛毛,但他們內部已針對限牌開過會。
  就在杭州市政府新聞發佈會的當天,有汽車4S店給客戶群發短信稱,杭州26日零點限購,請趕緊購車。追問如何得知限購信息時,該汽車4S店的銷售人員表示,是綜合多方消息得知,並稱消息絕對準確。
  為何4S店比普通民眾提前知道限牌謎底?在新聞發佈會現場,就有媒體記者發難,這麼重大的一項政策,民眾不知,媒體不知,但汽車銷售人員卻早早得知,消息怎麼泄漏出去的,政府是否會追查泄漏原因。
  杭州市交通運輸局副局長陸獻德表示,出於利益驅動,即便當天政府方面不宣佈限牌,4S店也會不斷“傳”出一個“限牌日”來。
  “網上這個‘通稿’我真的不清楚,但不保證信息完全沒有泄露。”被問及杭州限牌消息被泄一事,陸獻德顯得十分無奈,並稱政府工作人員均遵守保密紀律,為何信息會走漏尚不得知。同時,陸獻德表態,政府方面會追查消息泄漏的原因。
  囤牌可能偷雞不成蝕把米
  限牌風聲提前泄露,導致一些投機者聞風而動。網友爆料,有人在某微型麵包車4S店一口氣買了100多輛麵包車,據說是為了囤牌。
  杭州翔通汽車有限公司沈半路店的銷售人員確認了這一消息。這位姓張的銷售人員說,早在20日,也就是宣佈限牌消息前5天,有一位金姓顧客提出,一次性購買125輛長安之星商用車。“不過當時我們只有70輛現車,剩下的要從廠里調配。他說,過段時間杭州可能會限牌,買些車上了牌照,連車帶牌賣了可以賺錢。”
  據悉,長安之星排量只有0.997升,甚至連空調都沒有,售價僅27000萬元,是目前市面上能買到的最便宜的車,卻符合上牌條件。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同等價格雖能買到二手車,但往往因為使用年限已很長,車況在過戶交易時可能有無法過關的危險。”
  杭州舊機動車交易市場副總經理吳鵬宇也證實限牌傳聞對市場的經營產生了較大的影響。“賣二手車的明顯少了,很多人認為要限牌了,舊車先留著;二是囤車牌現象明顯增多,大部分經營戶都會囤積一兩輛價格在一萬元以下的二手車,為的是在限牌後賣牌照,多的經營戶甚至屯了一、二十輛。”
  但陸獻德卻認為,這樣的豪賭搞得不好“偷雞不成蝕把米”。他說,杭州的二手車只能轉讓一次,“更重要的是,杭州限牌採取了搖競相結合的方式,而且搖號的比例達到80%,遠高於廣州和天津的50%。”
  其實,新聞布會後,杭州市交通局副局長解說,搖中比例約1:4.7,就算競價估計也會在一萬三四千元。有網民評論:看瞭解釋,發現搶購完全沒必要。人們不禁要問:為何事前要對公眾遮遮掩掩呢?
  陸獻德解釋說,政府向公眾保密的最大原因是限牌“太過敏感”,總結其他已推“限”城市的經驗,選擇“突然襲擊”的方式更為保險。
  的確,這種情況並非首次。在2012年廣州和2013年天津實行小客車限牌限行措施時都曾出現。公眾納悶的是,公共政策的出台有必要這麼急嗎?“半夜雞叫”式的發佈竟然能成為“經驗”?原因在於有關部門習慣了“密室政治”,對在與公眾緊密互動下的施政方式可能帶來的正面效應,心中無數,沒有信心,才使官方消息成了“不能說的秘密”。
  本報綜合新華社、央視等報道
  (原標題:“空降式”限牌令讓車市瘋狂)
創作者介紹

901

kqdbk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